他看不見,因此擁有敏銳的直覺與判斷力。

但那座遠在大半個地球之外的小農村,

那個被殘忍剜去雙眼的男孩,

正逐漸讓他一步步踏入未知的陷阱……

 

【故事大綱】

生在中國、長於歐洲,

孤兒出身的馮維本正因為一個奇特的契機返鄉──

最近新聞大肆報導的殘忍「中國男童挖眼案」!

馮維本和被害人小光有一個共同點,

那就是,他們如今都成了「盲人」!

為此,他感到義不容辭地想要幫助小光,

另一方面,親自調查這樁離奇案件此行的隱藏目的

 

但當馮維本抵達當地,警方卻已神速地宣布破

原來在小光遇襲後,的姑母隨即被人發現陳屍在一口井中,

因此警方不疑她必定是由於畏罪而投井自盡的。

 

眼看子被草草了結,馮維本卻直覺整起事件絕不可能如此單純!

他發現這座村子彌漫著說不出來的怪異氣氛,就連一路與他同行的國際刑警溫幼蝶似乎也隱藏著什麼祕密

彷彿一夜之間,身邊的每個人都長出了尖銳的利爪和獠牙,形成緊密的包圍圈,正步步朝逼近……

 

【作者介紹】

雷鈞

 一九八○年出生於中國廣州,二○○二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

自少年時代起即對各類推理作品懷有濃厚興趣,

於是抱著好玩的態度,嘗試在業餘時間寫寫推理小說,

不知不覺竟已堅持了好幾年。

在虛構的世界裡,伴隨每位角色去探尋屬於他們的命運,

彷彿遇上了奇異恩典,即使心情鬱悶也能迅速平復下來。

寫作實在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評審導讀】

◎日本推理評論家 玉田誠

此作《黃》,是以《見鬼的愛情》入選第三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的雷鈞的新作

前作與其說是本格推理,還不如說是將怪異與混沌埋入理論與真相中的幻想推理──以此心態欣賞前作的筆者,

首先對作者的作風大轉變感到驚訝。

然而,更令人震撼的是,這個故事既是操作欺騙技巧的本格推理,

也是給人清爽的讀後感的美麗文學。

 

此作以兩個時間軸來敘述故事,其一是從中國的孤兒院開始的少年故事,

其二是對在中國發生的獵奇事件深感興趣的盲人主角,前往該處探索事件真相的故事。

很快地,這兩個故事在前半就重疊了,然而如上所述,此作具有深思熟慮的架構與技巧,

所以不僅僅是本格推理,亦堪稱為優秀文學,這才是值得注目的地方。

 

據島田莊司所言,由於江戶川亂步之功罪,在日本有「偵探小說略遜文學一籌的傾向」。

因為有這樣的背景,先人們從黎明時期便開始不斷質疑「偵探小說是否堪稱文學」?

隨著時間流逝,在綾辻行人以《殺人十角館》出道,成為新本格的旗手時,

對於本格推理的文學性質疑,又改變形態出現了,改為「描寫的不是人」的批判。

但島田莊司指出,那部作品是以所謂「人物符號化表現」的嶄新本格推理的技巧寫出來的,

由此可見,歷史已經證明對那部作品的批判是不中肯的。

 

那麼,在本格推理,所謂「描寫的不是人」是什麼意思呢?

不,這樣的問法不正確。

或許,這個問題應該這麼問──

在所謂本格推理的文藝領域,應該如何描寫人?

筆者認為,答案就在此作《黃》裡。

若本格推理是「使用謎題與理論喚起驚訝的裝置」,

那麼,在那樣的驚訝中,肯定還蘊藏著強烈撼動讀者內心的〝某種東西〞,

而那個〝某種東西〞就是文學性之類的曖昧言語才能夠表現的文學本質吧?

主角透過調查事件的「偵探」行為,知道了長年被隱瞞的真相,

這樣的架構使此作《黃》成為優秀的本格推理,

同時也成為猶如教養小說般的精彩成長故事。

儘管埋入作品中的伏筆,

大多是由「偵探行為」和「解謎」等本格推理獨有的構成要素,

來支撐「揭開最後真相以揭開主角本身之戲劇性故事」的佈局,

但作者在那裡同時操作了本格推理的欺騙技巧,以及尖銳的文學技法,魅惑了讀者。

不過,雖說是文學,或許還是該給予讀者忠告,

此作並非單純的感人故事。

愛倫.坡(AllanPo)藉由《莫爾格街兇殺案》創造出來的所謂偵探小說的文藝形式,

依據成為指南的范.達因(Van Dine)的《二十則》與諾克斯(Knox)的《十戒》中的指示,

建立了量產化的條理,逐漸興盛起來。然後,在亞洲,

日本人就像憧憬、敬慕來自歐美的車子、相機等舶來品般,

「盲目」地接納了這個新的文藝形式。

後來,偵探小說的構思儘管在推理小說與本格推理間換來換去,

日本人還是在長期以來的技巧與故事的架構方法上進行「持續改善」,

終於磨練出以本格推理的技巧本身來「描寫人」的洗練文學形式──其最大成果之一,

不用說當然是前面提到的《殺人十角館》。

回過頭來思考,中國大陸如何呢?

他們是最近才開始廣泛閱讀歐美黃金時期的偵探小說和日本的本格推理,

但與往昔的日本大不相同,中國大陸的創作者對自己富饒文學的歷史與積蓄有絕大的自信。

對歐美沒有絲毫的自卑感,更不畏懼來自歐洲的舶來品偵探小說的侵襲。

當他們看到「十戒」中那句〝No Chinaman must figure in the story(不准有中國人出現在故事裡)〞,

是什麼感覺呢?諾克斯出版《偵探小說十戒》,是在1928年。

在此,筆者有個「說不定」的想法──

中國人所寫的這本《黃》,會不會是九十年後,

華文世界給在《十戒》中寫入〝中國人〞並提倡「黃禍論」的歐美人的一記猛烈的反擊呢?

沒錯,這部作品雖給人清爽的讀後感,卻暗藏著文學特有的毒藥。

 

 

【評審評語】

◎日本推理評論家 玉田誠

在閱讀此作的過程中,讀者會緊挨著主角,

完全從他的「觀點」去認識故事裡的世界。

可想而知,要以使用視覺之外的聽覺、觸覺、嗅覺的文章表現,

來傳達故事的世界,是多麼困難的事。

然而,此作的描述非但沒有任何突兀感,

流暢優美的筆致最後更與本格推理的欺騙技巧相融合,

這樣的結構唯有「精湛」二字了得。

作者使用本格推理的技巧來「描寫人」,

創作出既是本格推理又是文學的可怕傑作。

 

第四屆噶瑪蘭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黃》  

 

8/17開始預購,8/24懸疑上市

8/17-9/6  第四屆【噶瑪蘭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預測活動 →活動即將開放,敬請期待!!!!

皇冠文化集團部落格-「小王子的編輯夢」請按我

 

以上新書資訊來源為皇冠文化集團,並感謝熱情分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金車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

kingcar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