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田十問-本格推理大師的夢幻問答講座側記

  主辦單位向台灣各推理作家、評論家及大學推理社團蒐集問題要來考考島田老師囉!眾所矚目且令人期待的島田老師即將一一回答這十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由台灣大學提出:「島田老師對於自己所有的作品中,最喜愛或是印象最深刻的作品是哪一部?」島田老師的回答是處女作《占星術殺人事件》,出道初期,他的作品常常會被大眾拿來與《占星術殺人事件》作比較。但他現在仍對這部作品印象最深,因為在其它國家最早出版的都是《占星術殺人事件》這部作品,也是他最早與海外世界讀者溝通交流的作品。



  第二題由台灣大學推理小說研究社提出:「從本格、警探寫實、新御手洗...等到21世紀本格的風格轉型,所受的影響是什麼?」島田老師說明,推理小說的發展與「瞬息萬變的科學」息息相關,因此他認為在推理小說逐漸式微的現今,「21世紀新本格」結合科學等知識做為小說主軸是必然的。



  第三題為第一屆推理小說獎的首獎得主-寵物先生,提出的問題是「在老師的作品中,依附在謎團外的劇情血肉是如何『長』出來的?以及角色設計上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島田老師以「魚」來比喻推理小說的創作,先有魚骨跟魚尾再加上脊椎骨架(謎團本身的設計),接著「魚肉」便應運而生了。此指的「魚肉」意思為角色或其它要素,譬如「戀愛小說」或「犯罪小說」等等。



  第四題由推理作家-林斯諺提出:「本格推理小說的推理性或解謎性算不算文學價值?一般文學評論家似乎都認為批判社會、反映時代或解析人心的作品才具有文學價值,如果這些都不是本格推理小說的必要條件,那麼我們該如何確保本格推理小說的文學性?」島田老師提出他的想法-「推理小說的文學地位比純文學作品低這個現在只有在日本與台灣出現,歐美與中國大陸反而認為推理小說與其它文學地位是一樣高的。」他也提到這或許跟早期「江戶川亂步」時代有關,因為亂步怪異獵奇的作品風格使得早期日本社會普遍認為「亂步的作品不適合登大雅之堂,只適合自己在家偷看」慢慢造成「推理小說的文學地位比純文學作品低」這種觀念盛行。



  第五題由第二屆推理小說獎的首獎得主陳浩基向老師提問:「關於老師的寫作習慣,是先想好大部分細節才動筆 ? 還是規定自己每天生產一定字數?在您的創作生涯裡,這做法又有沒有改變過呢?另外,老師喜歡在怎樣的環境下寫作?是必須要是很安靜的場合?還是有邊聽音樂邊寫作的習慣?如果有,喜歡聽什麼音樂?」島田老師回答:「在我寫作的時候,我不喜歡任何的聲音;但在我畫畫的時候,音樂是必須的。創作到一個段落,想要休息的時候才會聽音樂。」而島田老師說,有些創作者,不管有沒有靈感,都會規定自己一定要寫到那個字數,尚未出道前,這件事是可以的;但在真正出道後,這件事情是不可以做的。



此外,島田老師也提到,寫作時,要把腦中想到的點子或「梗」(不論好壞)列一張清單出來,而過些時日再去檢視這份清單,就能判斷其好壞並運用進自己的創作,其實不需要每一天都強迫自己在沒有好的點子的時候去寫小說。



  第六題由政治大學推理小說研究社提出「您對於影視化的作品和純文字小說最大的差別為何?」島田老師表示,新本格推理作品要影視化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影視化會因為大量台詞而受限篇幅,如星籠之海電影版主角玉木宏也為劇本台詞的大量及艱深所苦),新本格推理異想天開的謎團場景設計也是造成難以影劇化的原因。




  第七題由推理作家-凌徹詢問島田老師對於目前電子書的想法以及是否曾經考慮利用電子書的特性來進行創作。島田老師談到電子書對推理小說發展的幫助,他表示瑞典烏普薩拉有一些風景優美的明信片,可以應用在作品中,但是龐大的圖片造成印刷販售上的困難,未來這卻可以透過電子書的方式呈現,關於電子書在未來創作上的應用,島田老師現階段目前仍在持續思考當中。




  第八題由台北醫學大學推理研究社提出「島田老師在學生時代有沒有參加過推理性社團?對推理性社團有什麼樣的建議?」對此,他建議參加推理研究社團時不應有「前輩後輩」、「學長學弟」這種輩份、階級之分,且活動要盡量創作>批判,社團太執著於評論作品,一方面容易傷和氣、一方面也會使自己本身的創作受影響。他也舉例東京大學與京都大學推理研究的不同,東大因為批判評論多鮮少創作;京都大學正好相反,積極創作使得京都大學推理研究對於整個文壇有極大的影響力。




  第九題由推理評論家-舟動提出「現今大量資訊的流通快速,不斷翻新的科學原理和知識唾手可得,您認為在資訊如此迅速更移的新世紀環境下,對「二十一世紀本格」的發展有何利、弊?此對邁向「二十一世紀本格」的創作者可能構成什麼樣的挑戰?」這裡,島田舉例在侏儸紀公園中,蚊子被塵封在琥珀裡,運用科學技術去取出蚊子吸取恐龍的血,並將取得的DNA並還原製造出恐龍,雖然這在當時是尚未有真實技術的情節,但這卻可以去刺激、引導科學家去把這個技術落實。




  第十題由暨南大學推理小說研究社提出「創作時若遇到創作瓶頸該如何突破?已舉辦四屆徵文獎,對於這個徵文獎有什麼樣的期許?」島田老師答:「有些作家遇到低潮時期,沒有辦法調適過來,但做為一個稱職作家,要一直活躍的寫下去,不能一直沉浸在低潮期,必須要有一份口袋清單,而不是被動的等別人要求。人生其實已經很短了,能用來創作的時間更短,因此更是沒有多餘的時間陷入瓶頸。



  島田老師在講座中也透露,星龍之海電影版預計於明天(2016年)夏季於日本上映,在此時間會有一系列御手洗的作品出版,還請大家敬請期待!



創作者介紹

金車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

kingcar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